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科技 > “报喜不报忧”的2019年财报 信也科技的转型之路

“报喜不报忧”的2019年财报 信也科技的转型之路

发布日期: 2020-03-24 13: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3月19日,美股金融科技企业信也科技(NYSE:FINV,原拍拍贷)公布了未经审计2019年四季报及年报。成立十年的信也科技作为国内最早的纯线P借贷平台,曾被评为中国版“Lending Club”。本次财报是其宣布业务从P2P转型后第一次发布财报,因此其财务表现备受关注。

  信也科技 CEO 章峰在其财报中强调,其公司在2019年取得的“强劲业绩”、“业务保持稳健增长”、“资金来源已成功转型”,信也科技 CFO 何德亮也称“公司拥有良好的盈利能力”、“资产负债表和流动性保持强劲”、“经营利润率处于健康水平”。

  财经网发现,一方面,信也科技2019年全年的总营收获得了增长,但其总支出也在大幅增加,同时,其净利润在下降。另一方面,其年报中“最漂亮的成绩”主要来自于前三季度,而自2019年11月宣布转型之后,其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表现严重跳水,净利润、经营利润、借款人数、撮合及经营收入都出现了全面下滑。

  信也科技收入构成为便利服务费、简化手续后服务费、净利息收入和其他收入。从收入情况看,信也科技2019年全年总营收同比增长了31.2%,达59.628亿元。其中,第四季度收入为12.328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2.894亿元下降了4.4%。

  该公司解释称,全年总营收增加是由于信贷撮合费和服务费的增长以及主要通过信托投资的利息收入的增加。

  其中,贡献最大的信贷撮合费收入33.109 亿元,较 2018 年的29.192 亿元增长了13.4%,原因主要是撮合金额的增加;信贷服务费收入为12.004亿元,较2018年的9.228亿元增长30.1%,原因是递延交易费的影响;利息收入为11.067 亿元,2018 年为2.561 亿元,主要由于信托的未偿余额增加导致利息收入的增加;其他收入为3.448 亿元,较 2018 年的3.769 亿元下降了 8.5%,原因是投资项目减少而导致的管理费用减少,这些投资项目主要投资于受质量保证金保护的。

  而对于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减少的原因,信也科技称主要是由于信贷撮合费收入减少,该数据为人民币 5.389 亿元,较 2018 年同期的人民币 8.374 亿元下降了35.6%,原因是撮合金额和平均交易费的减少。

  信也科技2019年财报显示,反映其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净利润出现了下滑,为23.7亿元,同比减少了3.8%,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3.729亿元,相比 2018年的24.691亿元下滑了3.89%。

  净利润为人民币 4.125 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7.746 亿元下降了46.7%;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113 亿元,较2018 年同期的7.742亿元下降了46.9%;经营利润为4.351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4.866亿元下降了10.6%;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调整后经营利润为4.44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4.721亿元下降了5.8%。

  财经网发现,信也科技用了一整页的篇幅解释其全年营收增加的原因,但对其净利润及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只字未提,同时,对于四季度利润严重下滑的原因,信也科技也未做出任何解释。财报中最重要的资产负债表、经营利润表,现金流量表也仅在英文版财报中有披露,同时,2019年全年的总支出增加这一重要变化也未在中文版财报体现。

  财经网从英文图表中找到了这一数据,2019年全年,信也科技总支出33亿,而去年同期数据为26.9亿,也就是说,总支出同比增加了22.7%。总支出增加主要是由于撮合金额增加导致的向第三方支付的催收费增加,线上客户获取费用增加,以及付给第三方的信托管理费的增加。

  其中,撮合及服务费用为12.082 亿元,同比增长了22.6%;销售及营销费用为7.203 亿元,同比增长了1.3%;一般及管理费用为4.358亿元,同比增长13.7%。

  作为互金起家的巨头,信也科技盈利情况最好的时期,是建立在自筹资金放贷且利率高于国家规定36%的基础上的。但在监管明确利率不得高于36%,且对放贷资质要求越来越严之后,业务转型助贷模式已经成为上市互金公司的选择,从趣店、乐信、品钛等公司的历史财务数据看,“撮合”产生的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已经越来越高。

  2019年全年,撮合数额821.67亿元,同比增长33.6%,其中,第四季度撮合168.9亿元,比去年同期176亿元下滑了4.1%。借款成交人数为667万,同比下降1.9%,其中,四季度借款成交人数为220万,较2018年同期下降了26.8%。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信也科技累计注册用户数约1.059亿人,这一数字在2018年同期是8893万;累计借款成交人数为1792.6万,而2018年同期累计借款人数为1444万。

  最关键的用户数据——2019年全年及四季度新增了多少人,信也科技并未直接披露,财经网计算得知,2019年全年,信也科技共新增注册用户1697万,其中,四季度新增注册用户300万;全年新增成交借款人数348.6万,其中四季度新增借款人48.1万。

  信也科技财报还披露了一则重要人事变动,称“公司董事会已批准张俊辞去公司联席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会成员和顾问张,辞职原因是个人原因。同时,章峰将担任公司的唯一首席执行官。公司的首席创新官顾少丰将担任董事会主席一职。

  财报还披露了该公司的股票回购计划进展,公司称在 2019年12月至 2020年1月期间回购了约 42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s)。截至 2020年1月31日,公司通过股份回购计划已使用了约 7,910 万美元回购美国存托股票(ADSs)。

  在第三季度报告中,信也科技宣布将计划终止个人借款人和个人投资者之间的在线信息中介业务,并扩大机构融资合作伙伴在该平台上的额,机构资金的发放量在其占比达75.1%,比Q2增加了30.3个百分点,第四季度,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撮合金额占总撮合金额的比例增长到了100%。

  信也科技 CEO 章峰表示:“2019年,我们的业务模式成功实现了重新定位,平台上的资金来源从以个人投资者为主,转变为全部通过机构资金提供。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信公司能够在变换的市场环境中稳健运营。因此,我们平台上活跃的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数量在今年逐步增加。”

  资金来源转变方便化解P2P政策风险,降低资金成本,但通过机构资金提供的业务模式历史较短,信也科技也深知这一点,称“公司的经营和未来增长可能会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

  “2019 年,我们完成了对福建海峡银行 4.99%的股权投资,并同时与他们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旗下的在线小额信贷公司已获准接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我们在印度尼西亚的所属公司已获得了印度尼西亚金融服务管理局颁发的金融借贷机构许可证。”章峰在财报中介绍。

  根据监管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环节外包,不能异化为单纯的放贷资金提供方,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合作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逾期资产代偿、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等。

  这使得银行与网贷机构合作时会更加谨慎,想依赖银行资金比较困难。这可能也是信也科技投资银行的原因之一。

  从表面数据上看,信也科技的机构资金占比达到了100%,但该公司选择合作的机构,更多还是民间机构资金,同业网贷平台、信托机构、金融机构和消费金融机构。

  “从网贷平台导入的资金,虽然是平台资金,但是资金源头还是个人。而资金的另一大来源信托资金作为资金通道,引导投资人购买以拍拍贷标的为底层资产的信托,虽然P2P平台不再发标,但从本质上讲,这类资金仍然是绕了一圈进入拍拍贷的个人资金。表面上完成了资金来源于机构的目标,但是依然没有拆解掉资金池的风险。”雪球专栏作者财报君分析称。

  拍拍贷还把自己风控不通过的用户导流至其他平台。在借款失败后,拍拍贷为其推荐现金贷平台包括快鱼分期、有信钱包、77信用、钱站、助力钱包、淘钱宝、信用管家等平台。

  此外,还有媒体称拍拍贷旗下羚羊财富被曝无基金代销牌照违规销售资管产品,疑似触犯资管新规,从网贷监管跨越到第三方理财监管。

  网贷出清进行时,为了活下去,头部互金企业都在争相转型,信也科技不仅面临竞争激烈、获客成本增加、盈利空间不断压缩等问题,转型之路举步维艰,且风险重重。

  在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表现比较糟糕的情况下,信也科技还是做出了较为乐观的业绩展望,该公司预计2020 年第一季度的撮合金额将在人民币120亿元至130亿元之间。

  目前,整个行业都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良率普遍上升,信也科技是否能实现其业绩展望,财经网将持续保持关注。